【独家】农历新年团拜捞生凑热闹 友族学华语开心交流 艾德里配合访问,特意重练挥毫。

我国的多元种族及文化特色,是身为马来西亚人引以为傲的事。

在我国,各族懂得两三种语言是普遍的事,巫裔普遍懂得马来语和英语,华裔懂得三语,即马来语、华语和英语,印裔则懂得马来语、淡米尔语和英语。


随着中国崛起,学习华语不再是华裔的专利,不少友族从小学便开始接触华语,甚至在华小、独中毕业。

配合农历新年,《》找来了3名谙华语的友族,他们有的从小学华语,有的是自学,特别的是他们身边有许多华裔朋友,所以过年了,他们也会去拜年或出席团拜凑热闹!

【独家】农历新年团拜捞生凑热闹 友族学华语开心交流 威玛拉久没写华文,有点生疏。

略懂华语会说流利广东话

威玛拉受安娣欢迎

威玛拉(45岁)除了会说淡米尔语、马来语,还能说得一口流利广东话和丁点华语。


“我一直认为会讲广东话是一件很自豪的事,多学一种语言除了让我更容易和他人,尤其是华裔打开话题,也较易结交朋友。”

说得也是,尤其是她协助莲花苑区州议员张菲倩处理选区事务时,常有一些不谙马来语的居民前来求助,她的广东话自然就派上用场,在一些官方场合,她也常常当临时翻译员。

她笑言,很多安娣喜欢她!她说,有人说是一半印裔,一半华裔,还替她以名字中间的“玛”字,为她取了“马小姐”的称呼。

威玛拉并非刻意去上课学广东话,但之前在当文职时,全公司都是华人,每天听同事用广东话和华语交谈8、9个小时,两年来耳熟能详,学起“外语”仿佛是很自然的事。

【独家】农历新年团拜捞生凑热闹 友族学华语开心交流 威玛拉祝福大家“新年快乐”!

考虑日后学华语

至于华语,她坦言只懂得皮毛,之前在张菲倩的安排下曾上了3个月的华语课程,略懂拼音写字。

学习语言需要环境,她说停学华语一段时间后,很多学到的都还给老师了,会考虑日后再去上课学华语。

【独家】农历新年团拜捞生凑热闹 友族学华语开心交流 艾德里祝大家新年快乐,福气满人间。

小时候“被逼”学长大后“自愿”

艾德里服务社群事半功倍

艾德里(33岁)来自小康之家,他小时候是“被逼”学华语,长大后是以“自愿”来形容。

是的,幼小的他懵懂无知,父母替他选择了一个学习华语的环境,把他送到以华语为媒介语的幼儿园,接着在黎明华小就读。

年纪小容易学

或许因为年纪小,吸收能力较强,尽管当初“被逼”进入华语幼儿园及华小,但在纯华语的环境下,他不觉得格格不入,反之在接受启蒙教育的过程中,意识到精通多一种语言的好处。

于是在他小学毕业后,便进入尊孔国中就读,环境不仅以华裔居多,有助练习华语,而且他也报考华文,以鞭策自己,勿把所闻所学还给老师。

艾德里是士拉央市议员,懂得华语让他在服务社群时事半功倍,能交到许多华裔朋友不在话下,一些不谙国语的民众,当发现他能讲华语后,马上很放心跟他畅所欲言。

“尤其是一些长辈,他们看到我皮肤黑,是个马来人,向我投诉时说得不多,问一句答一句,但当我和他们讲华语时,他们什幺都说了。”他说,懂得华语好处很多,先是到台湾、中国等地旅游,不必怕迷路,甚至可以当领队,协助旅伴安排交通、住宿,甚至当导游。

儿女送华小就读

还有一点,艾德里经常“偷听”身边人讲话,也是他的生活乐趣。

“在一些公共场所,身边的华裔用华语交流,他们以为我不会听,会坦荡荡地说,我就‘偷听’,有时会听到一些趣事。”

艾德里如今已为人父,育有一子一女,他把8岁的长子送到华小就读,6岁的幼女也会跟着哥哥明年上华小,把家里学华语风气延续下去。至于农历新年,艾德里坦言较少去挨家挨户拜年,但会出席社区的一些团拜活动,凑凑热闹。

他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快快乐乐外,也马上就“旺”!

【独家】农历新年团拜捞生凑热闹 友族学华语开心交流 拉丝达过新年当然少不了捞生。

精通华语爱新年文化

拉丝达乐当“文化大使”

农历新年到,拉丝达(30岁)也像华人一样穿得红彤彤去朋友家拜年、吃素年饼、捞生、拿红包和看贺岁片……她太喜欢过年了!

拉丝达家中有三姐妹,特别的是她们精通华语,其中拉丝达毕业于循人独中,目前在国营电视台TV2华语新闻组任职。

对她而言,懂得华语的好处太多,包括求职时会获得老板会优先考虑、工作选择多,如翻译、司仪等,再来目前马中关系良好,看懂中国网页,偶尔去“淘宝”,甚至能做网购生意。

“我到中国、台湾和香港出游,感觉像是自己的家,会看路牌也能和当地人沟通。”

她今天拥有的,必须感恩父母在她小时尊重她的意愿,让她就读华小,继而升上独中,不间断地学习华语。

她娓娓道来,小时候上的钢琴班里多数是华裔同学,她因不谙华语,不敢跟他们一块儿玩,只能远远看着他们。

这种疏离感促使她向妈妈反映自己想学华语的意愿并得到他们的认同,把原本已报读国小的她转到华小就读。

【独家】农历新年团拜捞生凑热闹 友族学华语开心交流 拉丝达(后站者左)很喜欢农历新年,会和华裔朋友穿旗袍聚餐。

为学华文转独中

华小毕业后,拉丝达升上国中,因是巫裔而无法排到和华人学生同班,也因学生人数问题,无法上华文课。

“所幸当时认识一名独中老师,跟她了解后,发现在独中既可学华语,又可参与政府考试及统考,一举多得而决定就读独中。”

作为一名精通华语的巫裔,仿佛也有义务充当“文化大使”的角色,她坦言,不同种族彼此了解,是促进种族和谐的关键。

所以她常在友族之间分享华裔的文化和背景,相反地也在华裔圈子里说说马来社群的事。

拟开班教华语

没有语言障碍,拉丝达较容易吸收各方面知识,也能从不同角度去思考事物,开拓更宽阔视野,她也曾考虑日后开班,教导友族学华语,就算是为促进各族文化交融出份力。

在新的一年,她希望人人都有好事追着你,病魔躲着你,痛苦远离你,开心跟着你,万事顺着你!

独家报道:刘洁晖/摄影:房子康(鸣谢受访者提供照片)

独家报道:刘洁晖/摄影:房子康(鸣谢受访者提供照片)

独家报道:刘洁晖/摄影:房子康(鸣谢受访者提供照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