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农场现代化负担重转型不易 猪农或转行
独家报道:潘丽婷 【独家】农场现代化负担重转型不易 猪农或转行

养猪场要升级为封闭式现代化养猪场,需动用大笔资金。现代化养猪场课题谈论多年,即使政府要于2018年落实,但猪农对其操作概念仍感模糊,让一些年老兼小规模作业的猪农感到茫然,担心现代化作业模式加重成本与负担,萌起退休或转行的念头。

尽管如此,也有部分猪农基于猪肉是华人传统食材,在顾及同胞口腹之欲,务必全力配合政府现代化养猪场政策,以保我国生肉市场供应不受影响。

对现代化概念模糊

中央政府将于2018年落实现代化养猪场,届时雪州兽医局不会再发出执照给传统猪农,此外在较早前,掌管雪州基本建设丶公共设施及农基工业州政议员再迪透露,有家国外投资公司符合州政府条件,有意助猪农在东目(LANDANG TUMPOK)建现代化农场,此事由大马投资发展局处理。

针对从传统养猪模式转至现代化模式,《》记者电访了数名从事养猪业多年的猪农,大部分猪农都知道2018年将落实现代化养猪场,但真正现代化养猪场如何操作,只有模糊的概念,只知道以封闭冷气操作方式饲养,及污水将在处理净化后排放到河流。

他们不否认,冷气操作的现代化养猪场,提供了清凉的空间,有助提高母猪受孕,惟东目只是小地区,电力有限,担心计划完工后,电供无法配合。

他们也指出,尽管国外有许多养猪业者善用猪屎作为堆肥用途,但我国因国情关系,尚没有这方面技术,也不清楚投资者如何使用猪排泄物生产沼气。

部分猪农考虑退休

无论如何,基于当地猪农二、三代从事养猪业,许多人表示愿配合州政府转向现代化养猪业;有小撮猪农则因年纪大,家里无人愿继承及规模小,不排除在无法适应大环境转变下选择退休。

据兽医局资料,瓜拉冷岳目前共有128家农场,当中有125家取得兽医局发出养殖执照,另3家农场丢空。

私人企业承建  州政府零资助
忧建筑成本转嫁猪农

瓜拉冷县岳地价近年走高,每亩土地至少要价逾30万令吉以上,猪农担心私人企业在没获得雪州政府注资情况,恐把建筑成本转嫁猪农。

雪隆禽畜业协会副主席沈亚福指出,该会过去有与州政府相关部门开会,惟一直都没有明确方案。

“全国需在2018年落实封闭式现代化养猪场,有完善排水系统把异味降低;猪农在没有办法下,唯有接受州政府安排。”

他直言,有企业愿在东目为农民建现代化养猪场无疑是解决农民资金不足问题,但东目地价不便宜,在州政府“零资助”情况,企业在商言商,租金肯定高,恐加重农民饲养成本。

“猪农现在不清楚会如何建设现代化养猪场,早前建议建单层建筑物,而1亩地空间估计可饲养逾700只猪;以现有地价加建设费计算,租金应该不便宜。”

此外他说,当地有许多猪农开始改建养猪场为封闭式空间,改善排水系统,惟距离政府规定尚有一大距离;也没多少猪农有经济能力,建设符合政府要求的现代化养猪场。

庄福明不愿回应

瓜冷养猪协会主席庄福明不愿就现代化养猪场作出回应,仅表示会在雪州政府与相关企业签署合作协议后,再一步了解情况与发表。

沈亚福冀雪政府赔偿小猪农

沈亚福希望雪州政府在新政策下,给予小猪农赔偿。

他说,如今养猪业相当困难,现代化养猪场如何运作也不知情,如果租金不合理,小猪农肯定无法负担,得另觅出路。

“现有计划尚不明朗,细节也没谈,还有许多外在因素与阻力,猪农抱持着走一步看一步心态再作打算,不排除一些较小规模及上了年纪猪农转跑道,另寻出路。”

他希望州政府在落实现代化养猪场当儿,也给予猪农赔偿,以获得一笔钱另寻出路。

租金太贵恐难负担
——黎亚佳(猪农)

我养猪30多年了,现在60岁,大约饲有4000多头大小猪,都是采用传统方式,配合分离系统处理污水再排放。我国并不流行使用猪粪制成堆肥或肥料。

对于现代化养猪场没什幺概念,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据知2018年后,雪州政府会安排我们向私人企业租用现代化农场养猪,至于租金如何则不得而知,如果太贵也难以负担,不排除考虑转行。

盼拨款自建养猪场
——林永福(猪农)

从17岁养猪到现在40多岁,从传统养猪方式到现在半摩登方式饲养猪,即为猪棚加盖外,也建3个水池净化猪粪,但这系统距离政府指南尚有一大距离;加上缺乏资金,只能在2018年后,靠私人企业替我们建现代化养猪场,租用养猪。

该企业去年曾与猪农对话,提及会购买400亩土地建现代化养猪场,可容纳2万5000只母猪。以每座5000只母猪来分区。惟现今瓜冷土地相当高价,担心租金会因此被拉高,以及当地是否有充足电供?

我只是小规模猪农,养约2000只猪,但会坚持下去,不让华人事业就此没落。这也是带动国家经济事业,猪只饲料来自本地玉米、米糠等;如果不让猪农养猪,许多农民受影响。

无论如何,大部分猪农都在自家土地养猪,希望政府可为我们提供款项自建现代化农场,无须长期依靠他人空间养猪。

独家报道:潘丽婷

相关推荐